• <output id="zmzg8"></output>
    1. 杭州新聞 貨車女司機腰痛17年 一次追尾后腰“斷”了!這個手術讓她重新挺起腰板

      2020-07-10 86

      貨車女司機腰痛17年 一次追尾后腰“斷”了!這個手術讓她重新挺起腰板

       

      杭州新聞2020-07-10

       

      “17年了,那種腰腿部針扎般的疼痛感終于沒了,全身輕松的感覺真的太好了!”

      7月10日,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骨科病房,42歲的貨車司機王英(化名)邊收拾出院的行囊,邊開心地對主刀醫生馬建軍副主任醫師說著感謝。病房外雖然陰雨綿綿,她的心情卻十分明朗。

      但在兩周前,由于一場追尾事故,外加被當地醫院“拒收”,王英曾陷入進深深的無助和絕望。

       

      腰痛折磨17年

      一場車禍 讓她覺得要“癱了”

       

      王英腰痛的毛病,還得從17年前的分娩說起。

      17年前的夏天,初為人母的王英沉浸在新生命到來的喜悅中,但接踵而來的疼痛卻讓她陷入了長久的噩夢。

      坐月子期間,躺在床上的王英,感到腰部疼痛難忍,連自己翻身都成了奢望,經常需要家人幫助才能緩緩起身下床。

      原本以為是產后身體虛脫,休息幾天就好了??赏跤]想到,這樣的疼痛開始如影隨從。這么多年來,每當疼痛襲來,王英就選擇臥床靜養,然后疼痛消失,但沒好幾天,疼痛又延綿不斷。

      王英是位堅強的女性,每次雖然都強忍著,可這種疼痛越來越嚴重影響到她的日常生活。

      近一年來,王女士腰痛愈發嚴重,翻身、下地、坐立時都會加重,工作也必須暫放一邊,她還期待著多休息能夠緩解。

      兩周前,一次交通追尾事件,讓王英的腰猶如“斷裂”般疼痛難忍,右腿部遷延的疼痛無力也席卷重來,躺床上安然入睡也成了一種奢望。

      王英再也無法忍受疾病的折磨,她怕自己從此“癱瘓”了,自己還年輕,還有一個上高中的孩子需要照顧,不能再拖了。

      于是,王英前往當地最好的醫院,希望能解決自己的病痛。王英的診斷比較明確,根據檢查,醫生判斷這是第5腰椎滑脫伴峽部裂,是較為常見的脊柱疾病。若要根治這樣的疾病,她需要接受一種很常規的腰椎手術——去掉椎間盤,塞入融合器,再在后方打上螺釘復位固定就行。

       

      “有希望了!”這是王女士的第一反應,“這不是疑難雜癥,手術方式現在也很成熟,我有救了!”

      可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盆冷水。當地醫生認為由于王英的個體差異,對她實施的手術難度大,風險高,失敗率高,于是拒絕了她。

      王英的心態立馬崩了。為什么自己的手術難度這么大?為什么很成熟的手術方式卻對自己無效?下一步該怎么辦?

       

      下決心根治腰痛

      四處求醫重燃希望之火

       

      王英不甘心。于是,她踏上漫漫求醫之路,在當地輾轉多家醫院后,王英一次次被拒絕了。

  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,王英經朋友介紹說,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骨科特別擅長治療腰腿痛,決定趕到杭州碰碰運氣。

      她先嘗試在網絡上搜索相關資料,發現了邵逸夫醫院骨科馬建軍主任醫師開通的公眾號,看到了關于腰椎滑脫的科普知識和腰椎滑脫治療的成功案例。

      希望之火再次在王英心中再次點燃。王英來到邵逸夫醫院直奔馬建軍主任醫師診室,在看到王英的片子后,馬建軍終于明白當地醫院為何一次次拒絕為她手術。

      難度超乎想象。

      首先,王英髂嵴位置高,腰骶角大,通俗上講就是屁股特別翹,腰部凹的非常厲害,這就意味著手術視野暴露困難,手術過程難度高;

      第二,腰骶角大的同時,也就意味著術后螺釘被自身重力壓斷的風險大大增加,螺釘斷裂風險高;

      第三,王英的椎體形態特殊,意味著傳統的螺釘進入角度很容易傷到大血管和神經,手術風險高;

      第四,王英的椎體偏小,這意味著打入的螺釘偏短,而短的螺釘無法提供足夠的把持力,腰椎再次滑脫風險高;

      第五,置入螺釘的機會只有一次,哪怕是些微的調整,都會讓椎體內的空洞增加,這意味著螺釘松動風險高。

      這些因素單獨出現問題都不大,但如果聚在一起,則足以令脊柱手術經驗豐富的醫生感到“頭禿”。

      看著痛苦不堪的王英,馬建軍決定幫她一把。因為在他的腦海中,已經浮現了解決方案的藍圖。

       

      個性化精準治療

      她的腰終于復位了

       

      為了完成這一臺高難度手術,馬建軍和助手黃康茂博士通過術前CT進行多向重建,仔仔細細地測量了王女士的每個椎體的各種參數,還分析了椎管和神經所在位置。

      手術的每一步都必須要力求精準,這是一場中間無法糾錯的手術。因為一旦出錯就有導致大出血甚至癱瘓的風險

      7月3日,手術如期進行。擺在面前的一道道手術難題,一步步迎刃而解。

       

      馬建軍利用自己發明的腰椎微創手術系列工具,用僅僅6.5cm的小切口,就獲得了清晰而穩定的手術視野,骨頭、神經、動脈都在眼皮子底下,成功解決腰骶椎手術視野不清和視野難以穩定的問題。

      這僅僅是剛開始,緊接著,剝離軟組織、撐開椎間隙、摘除椎間盤,一切都在緊張有序的進行中。

      在選用融合器時,馬建軍根據患者的椎體形態專門采用了和螺釘不同公司的產品,就像是電腦自主裝機一樣,通過個性化搭配,充分利用了椎間隙的空間,使患者的整體固定有了最佳的性能。塞入融合器后,術中的X片已經能看到滑脫復位了很大一部分。

      到了最困難的螺釘環節,根據術前精準測量,馬建軍發現椎體和前方的血管神經還有不到7毫米的空隙,決定采用把螺釘剛好打穿整塊椎體的方法,像串糖葫蘆一樣串起滑脫的腰椎。

      這一操作聽起來容易,但難甚于百步穿楊,更像是在百步外射中楊柳葉上的一只昆蟲的翅膀,而且手里僅有一支箭,操作者必須要在腦海里想好置釘的角度、長度、力量,找到那條唯一安全的、一擊必中的螺釘通道。

      “成功了!”手術室內,馬建軍與黃康茂相視一笑,所有的螺釘都按照事先測量的那樣,各歸其位,配合釘棒像四根定海神針一般牢牢地抓住了腰椎和骶骨,術中X片顯示,復位百分百!

      術后第二天,王英在拔出引流管后就在腰圍的保護下迫不及待地下地活動了,憂愁在她臉上已經散開。

      馬建軍(左)和患者合影 醫院供圖

       

      “沒有被火燒灼的人是不會明白被火燒的痛苦的,”王英說,“能夠正常站著、走路對其他人來說也許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,可為了這一天,我等了足足17年,感謝邵逸夫醫院,感謝馬醫生?!?/span>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科普+

      浙大邵逸夫醫院骨科黃康茂博士提醒大家:“當出現腰痛伴有腿痛時,很有可能是腰上神經根出了問題,一定要早點去醫院做相應的檢查。早一步發現就能早一步干預,很多時候能避免神經出現不可逆的損害,也無需手術治療,更無需白白忍受十余年的病痛折磨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通訊員 | 王家鈴 李文芳

      上一篇

      previous

      沒有了

      Next article

      重庆时时彩平台